• 2013-08-09

    18:51:00
    by
    八千里路

    莲之回眸

    人民公园,晨光中的荷花池。

    摄影第一课,最重要的,是发现美的眼睛。

  • 2013-02-28

    20:41:00
    by
    读书如抽丝

    《生活十讲》笔记

    【新价值】一个唯利是图的社会,每一个人都会在物化自己与他人的过程中成为受害者。年轻人本身是无辜的。价值观的形成是一个过程,我们现在看到那些令人错愕的行为,是一个“果”,而真正需要探究,则是形成这个“果”的“因”。

     

    【新官学】教科书重要的是平衡。要让下一代有气节,也要有性情,要理性,也要幻想,一个多元的人才是完满跟健全的。开出不一样的花朵。

     

    【新伦理】真正好的、有文化的规范,是内省的,不是向外指责。我们需要对因的觉悟。“难”绝对是生命中幸福的开始,“容易”绝不是该庆幸的事。正因为难,所以才会有渴望、有盼望、有期待,所以到最后有珍惜。

  • 2013-02-25

    15:58:00
    by
    读书如抽丝

    敏感与钝感——情绪即动机,情绪即动力,情绪即决定

    来自张博士的《其实很简单》系列及渡边淳一的《钝感力》的启发。

    敏感,即是敏于对自我情绪的觉察、归因、听到内心真正声音和动机、凭此动力找到自己真正有助于内心幸福的方法。

    钝感,即拥有迟钝而坚强的神经,不会因为一些琐碎小事而产生情绪上的波动。

    对我这种F型感情至上的人来说,敏感是本能,钝感是决定。只是以前敏感只停留在觉察的层面,要让自己的本能发挥价值,“情绪即动机,情绪即动力,情绪即决定”这几句话真是太受用。

    情绪不是反应,而是决定。不在于发生了什么事,而在于我们对这些事情所做的诠释。

    找回情绪的主控权(也只有自己才须才能为自己的情绪负责、与旁人其实无关),决定用什么方式来回应生活中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。

  • 2013-01-31

    11:27:00
    by
    读书如抽丝

    《重生手记》和《我们该把自己交给谁》康复策

    ü  正确的治疗理念

    Ø  量力祛邪,尽力扶正,和平共处

    Ø  两个三分之一:世界卫生组织——三分之一的癌症可预防,三分之一可以根治,三分之一可以长期共处(宋美龄);中国——三分之一是吓死的,三分之一是...
  • 2013-01-31

    11:22:00
    by
    读书如抽丝

    《九二派》书摘

    中国历史上的人才配置:

    单轨制:体制通过科举、战争等形式吸纳人才,最优秀的人才被吸纳进政府里分配财富而非创造财富

    双轨制:1992年前后,企业家人才罕见地由政府配置给市场

    张维迎——《产权变革、企业家兴起和中国经济发展 》

     

    中国近代史...

  • 2012-12-31

    17:21:00
    by
    读书如抽丝

    2012读书总结

    每月两本。曲折的2012年,且不论质量,至少自己给自己的承诺,完成啦。

    一月:

    《中国历代政治得失》,《听杨绛谈往事》

  • 2012-12-31

    16:20:00
    by
    八千里路

    2012工作总结——建设性、学乐、写作

    工作第二年。一直相信好工作是意义、乐趣、天赋的交集,就顺用此标准作年终总结来检视自身吧。

    感受意义之建设性。信息不对称下,看到的事情未必是真相。稍看围脖,各种圈子里也是批判性多、建设性少。从调研当下现实出发,站在管事者的角度,设计有建设性、能平衡...

  • 2012-08-14

    17:34:00
    by
    读书如抽丝

    浪潮之巅与沸腾十五年

    《浪潮》的阅读效用与乐趣远大于《沸腾》、《激荡》系列。从信息产业的规律概要(摩尔,反摩尔,安迪-比尔,70-20-10,诺威格,基因决定,商业模式),到格局勾勒(微机时代的WinTel,互联网时代的Google思科,移动互联网的AndArm,互联网2.0),到相关主体(大学、...

  • 2012-06-13

    07:56:00
    by
    读书如抽丝

    Twilight

    When we were five, they asked us what we wanted to be when we grew up.Our answers were things like astronaut, president, or in my case, a princess.

    When we were ten, they asked again, and we answered, rock star, cowboy, or in my case, a gold meda...